四部委联手整治校外培训班:一道比奥数还难的题
发布日期:2022-05-10 04:36   来源:未知   阅读:

  昨天,在一家学而思上课的袁乐接到了一份华罗庚金杯少年数学邀请赛组委会发布的通知:原定于3月10日举行的“华杯赛”决赛暂停举行。知道这一消息的袁乐忍不住高兴得跳了起来,而站在一旁的妈妈则有些沮丧。“华杯赛”已有32年历史,袁乐妈妈在上小学时也曾参加过,那时的她完全是因为对数学着迷,如今,她希望“华杯”能成为女儿进入理想初中的一块敲门砖。

  整顿各类校外培训班的“雷”已在路上。两天前,教育部、民政部等四部委向社会发布:将联合开展专项行动,治理校外培训机构、数学语文等学科类超纲教超前学等“应试”培训行为、严禁校外培训机构组织中小学生等级考试及竞赛、治理学校和教师中存在的不良教育教学等行为。

  没有一个话题比“教育”更有口碑性:提高班、奥数班、作文班、英语班,动辄数万元、十几万元的补习费让家长不堪重负,密集的校外培训课也让孩子无可奈何。一名家长甚至慨叹:“孩子在里面算题,我们在外面算账。”

  王女士的女儿甜甜去年上了一所重点初中,寒假中女儿也一直没有闲着,语文、数学、外语的校外补习班一直没有停。

  甜甜从小学一年级就开始上校外培训班,最开始学习的是英语、舞蹈、钢琴和绘画。到了小学三年级后,培训的内容一下发生了大转弯,增加了数学和语文。

  渐渐地,因为时间原因,舞蹈学习被王女士放弃了。到了小学五年级,钢琴学习也被放下,甜甜开始专心地学习语文、数学、英语三门。“英语一直没有落下,这会让孩子能够有很大的词汇量和很好的听说能力。”王女士表示,作为家长,自己也知道孩子从心里不想补课,“但别人家的孩子都在补课,自己不去的话,不就被落下了吗?”

  五年级的时候,甜甜开始学习竞赛级别的五星奥数,为了小升初做最后的冲刺。教室中挤满了二三十个孩子,教室的最后两排留给了家长。几乎每个孩子都戴着眼镜,聚精会神地听课。“每次上课都要早点去,去晚了就抢不到第一排的座位了。”

  甜甜的奥数课程也从每周3小时变成了每周9小时,“我最多的时候,一天要上6小时的奥数,这还不包括回家做题的时间。”

  “奥数是小升初的一块敲门砖,很多好学校点招的时候都考奥数,有的明着考,有的暗着考。”王女士很庆幸自己当时的坚持,“不上这些课外班,能考上现在这所好学校吗?”

  北京某知名辅导机构授课老师王虹(化名)透露,该机构的初高中一对一课程,一次课的费用在800至1000元,每次课时长为两到三小时。如果是针对中高考,或者竞赛、自主招生的课程,价格还会往上涨一些。“初三、高三的一对一课程,每次课的正常价格在1000元左右。”

  “有的学生各科都在上一对一课程,语文、数学、外语、物理、化学轮流上。周末上得比较多,周中也会分散开上三次到四次,每天两小时。很多学生每个星期大概要上七次课,一个月下来的补课费就要近三万元。”王虹表示,虽然不是每个学生都上全科,但大多数学生会在辅导机构上数理化,这些学生的补课费一个月有一到两万元。此外,王虹所在的培训机构还设置了预习班,预习班会提前上学校本学期的课程内容,有时候也会预习到下个学期的。

  一家中型培训机构教师表示,一个人报5到8个班的学生并不在少数。语文、奥数、英语是必报科目,光这三科课程一年的费用就在5万元左右。“如果要再学一些特长类的课程,那学费要到十几万元了。”

  王虹透露,在大型辅导机构之外,还有一种“小作坊”。家长间相互介绍,找校内教学经验丰富的老师,在居民楼或者宾馆会议厅上课。“这种‘小作坊’的学生一般10人左右,每人每次课300元左右。”

  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表示,校外培训也让家庭的教育开支大增。调查显示,家庭的教育开支费用,已经占到GDP的2%了,是一个很大的家庭支出负担。“数据显示,2016年全国中小学辅导机构的市场规模超过8000亿元,现在可能会更高,这是家长报班的直接产物。”

  王女士表示,每年的培训报名费也让她颇为头疼。“有种孩子在里面算题,我们在外面算账的感觉。”05-08擅登他人文章败诉拒赔 龙源期刊网负责人被拘留SEO小小课堂之什么样的站长还在更新SEO博客